U-MI

恍惚

半梦半醒之间,感觉写在纸上的deletemax()函数逐渐露出狰狞面孔,像是举着巨斧的高大野人,占据我眼前的画面的四分之三,幻灯片的动画效果般渐渐放大,却又是漫画的形象,也许曾经在哪里见过,便没有任何恐惧感,觉得有趣。
今天一整天都很困,记忆有轻飘之感,亲身的经历也变得失真,似乎有另外一个我替我和别人对话,帮我做出应答,这样一想倒是十分轻松。
其实今天算是浮沉了一番,两个月前订的七月份的机票时间有冲突,本以为连去不去的了都成问题,退票两千块,结果发现特价票,现在来看总共还省了一千,算是因祸得福了吧。

Can you keep a secret?
一方面蕴含了百般无奈和妥协,另一方面却是在毫不松懈地追寻。外表坚强,内心防线则早已崩溃。到底是怎样的呢,那样的心情。也许明知道结局,有时显得自暴自弃,然后抬头看见你的理想,又振作起来,甩干雨水和一身泥泞。轻易被影响,轻易被改变,轻易被抛弃,轻易被拯救。所谓自己认定的东西早已不知所踪,好像也并非坏事。只是,你似乎对着一切毫无所知,那么这一切又有何意义。Can you keep a secret, the one you will never know?